2005.01.31 補請宴客

  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穿上白紗的那天會是最美的,可是我偏偏在公証之後的隔天就敢感冒了,感冒的原因是因為晚上跟老公搶被子搶輸,被子被老公捲走了,我睡到半夜才自己冷醒= ="好可憐喔~然後感冒就一直持續到宴客那天都還沒好。

  前一天的晚上就先到三重的公公家睡,隔天一大早就先起床自己化妝弄頭髮,老公則到內湖接我的伴娘跟帶我爸媽過去,婆婆則帶領著小姑們上美容院去弄頭髮,公公也出去忙了,剩我跟貓咪看家,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唷,她們還上美容院,我卻要自己弄頭髮穿婚紗。後來大家都回來了,我則幫著小姑化妝還有幫伴娘換衣服弄造型,感覺自己真不像新娘阿。到了快中午的時候開始戴金飾的一些儀式

  中午儀式結束之後,我爸我媽就自己開車回內湖去了,公公一家人跟來觀禮的親戚還有老公則去餐廳吃飯,留下我跟伴娘餓肚子看家。其實是對伴娘蠻不好意思的,是我現在唸書的同學,讓她跟我一起餓肚子。所以我再家就跟她講好,我們到婚紗店附近買東西吃吧。

  讓人生氣的事情才正要接踵而來,他們明明知道我約化妝的時間,吃飯吃到一點都還沒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在家裡焦急的打電話了,伴娘則餓到腿軟,於是這家人很有本事的吃到一點半我跟造型師約化妝的時間到了才回到家。很不高興的把東西都提上車,然後姊夫就載我們飛車衝往婚紗店。到了婚紗店已經遲到很久了,造型師已經等很久了,馬上幫我開始弄造型。

  做造型做到一半的時候,婆婆一家人也來了,更不爽的事情就開始了。婚禮上看到的新娘都是美美的,但是,那是造型完成後的樣子。而造型做到一半的樣子其實是很可怕的,想像一個人畫著大濃妝,頭髮一邊夾起來,一邊跟歐八桑一樣上著髮捲,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我那個很欠揍的小姑,非常適時的發揮他欠揍的本性,拼命笑就算了,還把像機拿出來打算要偷拍,且他以為我不曉得他在偷拍非常自以為聰明,一直到他要拍了我真的忍不住了,才連名帶姓的叫他名字且叫他不要拍照,通常我是不會連名帶姓叫他們家的人的,連名帶姓的叫已經表示了我的不爽。我那個欠揍小姑還說:「阿~她知道我在拍喔!」她的腦袋是裝飯ㄇ,我就算聽不見她講話也可以從化妝的鏡子裡看到他在幹麻,何況我連他講話都聽得很清楚。我生氣的程度可以達到頭上要冒煙了,要不是跟她是一家人,我超想過去給她一巴掌,問她懂不懂得什麼叫尊重別人,比我大幾歲的人了還這樣,一點規矩分寸都不知道,真的很欠揍。

  欠揍小姑拍照的行為告一段落,像機不能玩換去煩我的造型師,造型師一邊化妝,小姑跟婆婆就越湊越近,近到我覺得造型師都要沒地方站了,且婆婆的噸位非常占空間,盯著看嘴巴還一直問東問西,感覺好像希望人家也幫她畫一下妝,我婆婆的妝是除了她的噸位以外另一個經典的地方,我早上有幫她畫紅色系的眼影跟腮紅剛好搭配她紅色的旗袍,出門之後他的妝就變了,她是走許純美路線的,一定要藍色眼影才過癮,那個藍色眼影跟兩條水彩一樣的在她的眼睛上,口紅有多紅就有多紅,都畫得這樣了,我覺得他還是沒滿足,才會在造型師旁邊晃,連造型師其實都很受不了這一家人。然後因為天氣很冷,所以有借給新娘圍的毛披巾,不過我婆婆要發揮她能借多少就就借多少的精神,我們一共借了三條,一條我用,一條伴娘用,還有一條呢?她要自己用,想像一下一個噸位很大的人,穿著沒露肩的旗袍,硬是要圍上一大陀毛再肩膀上,大家的評價是「很像大白鯊」~造型師都叫她不要鬧了,真的很多餘阿!她不知道我婆婆其實是很認真的想要那條毛,所以圍著自己很高興的在鏡子前面晃來晃去。

  再一堆鬧劇下,總算造型好了,因為婚紗公司有送我們兩組全家福照片,所以造型完了之後要拍照。拍全家福其實我心理是很失落的,因為送兩組就是要給我們兩家人各拍一組,本來媽媽有答應我要拍的,但是從結婚到宴客的中間,兩家人在言語上已經有摩擦,所以我媽根本不想去見到他們,所以就不來拍照。而我婆婆她們也不會問啥東西,還很高興這樣她們就可以拍兩組了,所以其實拍照的時候我心理很難過,很想媽媽。我們家很少照相,特別是連一起出遊的機會都很少,好像從我小學二年級之後我家就很少全家人出去玩。而老公家是常常出去玩,也一天到晚在拍照,他們家的客廳早就已經有全家福照片了,所以我覺得沒有跟媽媽拍到全家福很可惜。

  拍完照先回三重家裡,接著就出發去餐廳了。再新娘休息室裡,看到好多好朋友、同學、同事都來了,心理很開心,爸爸媽媽也來了,不過都在外面忙著招呼親戚,跟同學同事再新娘休息室裡狂拍照,一整天幾乎都有人要拍照,已經笑到臉真的有抽痛的感覺。然後我的嚴重感冒到宴客當天還是沒有好,所以我才約晚宴前才化妝,怕萬一早上就畫好妝,可能我流鼻水流到晚上,鼻子那邊顏色就跟臉不一樣了,所以我在新娘休息室裡狂流鼻水、狂補妝。終於就到了要出場的時候了。

  因為沒聽說一定要有伴郎,就沒找。結果要出場前餐廳的人跑來叫我們找一個伴郎出來,才能跟伴娘一起領我們出場。這下汗了,好在老公臨時去拉了一個同學來充當伴郎,然後我們就要準備出場了。

  我覺得結婚的時候最怕滑倒,一個新娘穿著白紗摔得四腳朝天,我想全場的人都會記得這個新娘滑倒的樣子,所以我緊勾著老公的手很怕自己滑倒。偏偏餐廳的地板就是那麼滑,我真的差點滑倒,冷汗都冒出來了,好不容易來到了主桌,主桌成員有公公婆婆爸爸媽媽,老公的親戚、我的舅舅叔叔,不過大家表情都滿凝重的,臉都臭臭的感覺,我則是在休息室拍照笑太多,臉要抽筋了加上很緊張也笑不出來。頓時,我覺得主桌可能是全場臉最臭的一桌~

  要出場的時候就不停催眠自己不能流鼻水,可是到了外面鼻水還是不聽話的留出來,所以我就在自己的婚宴上猛流鼻水猛擦鼻涕。吃了幾樣菜之後,就回休息室換敬酒的第二套暗紅色晚禮服。這套晚禮服背後也是空的,露出好大一塊皮膚阿,很慶幸自己的背上沒有長可怕的痘痘,圍著薄薄的紫色絲巾要再跟老公進場了。因為絲巾很不聽話,一邊走一邊就慢慢下滑,很快的我的背就露出了一大截,隱隱約約聽到同事哇了一下,好險~今天還滿瘦的^^露一下不會丟臉,到主桌之後就開始每桌每桌敬酒,其實原來敬的只是茶,我還以為結婚的人都這麻厲害,敬完這樣一圈還能醒著。不過剛開始敬的時候很好笑,我都只喝一小口,老公居然都乾杯,主桌的服務員就說:「新郎~不用每杯都乾杯啦!不然喝不下一整圈」,亂爆笑一把的!然後我們就敬了一圈的茶,回到休息室又換了最後一套禮服出來。

  終於到最後一套粉紅色的膨膨裙晚禮服,吃了幾口之後要去門口準備送客了。送客的小喜糖是我跟老公自己DIY包裝的,包那些喜糖花了我們好多時間喔,喜糖也是我們特地去綠精靈選的巧克力,很多朋友都說我們的喜糖很好吃,希望大家吃在嘴裡甜在心理,都會記得他們有來為我們的婚姻見證。

  宴客結束先回到了三重公公家,看到了我婆婆搬回來的東西才驚覺她的實力有多強悍,「菜尾」居然是一袋一袋用箱子裝回來的,還裝到箱子要爆掉的感覺,因為老公有兩個妹妹,一個是欠揍小姑,一個是親切小姑,親切小姑的男朋友有來幫忙,看他男朋友瘦弱的樣子跟那箱可怕的菜尾,形成很可怕的畫面。婆婆還問我們有沒有吃飽,再熱一點給我們吃= =,又是天要黑一邊的可怕畫面,光主桌的菜尾絕對不到可以把箱子撐破,所以我想我婆婆應該把全場的菜尾都包回來了,么壽喔!這麻多菜尾,該不會叫我們帶幾包回家吧?很迅速的表示自己真的不餓,然後等著看婆婆發落菜尾的去處。萬萬想不到,婆婆居然說這麻多拿去送給鄰居吧X_X...好險不是送給我就好。

  離開三重之後,先送伴娘回內湖,接著就回到了我們的家,身上的那些妝,又是洗了有夠久,都要脫一層皮了才洗掉。以上,就是小白的婚宴心得感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白 的頭像
小白

Angela的雜記本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