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很奇怪的人,作弊對很多學生來說是家常便飯,可是偏偏我從小到大就是不敢作弊。我會覺得老師站在前面好像看得很清楚,所以自己會作賊心虛。不過,怡君說我明明這麼膽小,卻很不可思議的敢在上課玩牌。可能因為在康寧玩牌、打電動玩習慣了,去上學就是感覺要打牌,我想怡君應該很難想像我以前上課打牌還賭錢的樣子。

  到了德明,進去之前就有聽說是嚴謹的當舖,其實從沒想過我會考上,康寧畢業的時很很多同學都有報考德明,我是當作去陪考的,也沒看書也沒看考古題,只考國文跟經濟學,只有國文我有看題目,經濟學我是直接沒看題目用猜的,猜完就睡覺。在兩科之間的休息時間我跟阿雅還有ㄤ照樣繼續打大老二,我想很多考生跟家長應該都覺得這三個人腦子有問題,一定考不上。沒想到放榜的時候我上了,排名還滿前面,這真的是跌破大家的眼鏡,連死命唸書的美女單都排得比我後面,最扯的是我的書面審查居然有90出頭這麼高分,也沒證照二專在校成績也平平,真的是我自傳太會唬濫還是老師的眼睛被阿飄遮住才會給我這麼高分。

  剛開學,果然氣氛差很多,自然我也乖乖不敢亂翹課,不過上課還是心不在焉,考前照樣臨時抱佛腳,跟同學混熟之後,考前都會拜託大家幫忙罩一下,第一次期中考之後,大家就發現一個事實,就是我是俗辣。明明位子坐很近,可是要我看隔壁的我還是會怕;手機上有答案,推給我看,電腦螢幕也遮住,可是我還是不太敢看。一年級的期末聚餐就被大家笑了一晚,我真的是太膽小,有好幾科都覺得很危險,可是我還是這樣的俗辣,擔心被當掉還去老師那桌陪吃飯,老師講話真的有夠嚴肅的,好險最後都有過。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