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九歌

編  舞:林懷民
音  樂:台灣原住民歌曲 亞洲民族音樂
     朱宗慶打擊樂團演奏
音樂顧問:瞿小松
舞台設計:李名覺
     佈景採用林玉山畫作「蓮池」局部設計
燈光設計:林克華
服裝設計:林懷民 羅瑞琦
面具設計:林淑芬 王俊耀
幻燈設計:張慧文
九歌題字:董陽孜




 
1993年8月10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

然則,神祇從未降臨。
屈原的「九歌」敬天地,祭鬼神,
歌頌愛情,悼念國殤,是萬民的禱告。
舞劇以屈原的原作作為想像力的跳板,
呈現一場劇場儀式。

  神話是初民生存中對一切神祕力量的敬與畏,他們嚮往創造力,嚮往原始生命的永恆壯大力量,他們向著天空或初昇的太陽唱出了「東皇太一」、「東君」;他們尊敬崇拜天空的雲,雲帶來雨水,雨水豐饒大地,他們因此歌詠出了自由活潑的「雲中君」;他們在河流邊行走,在美麗的湘江上行船,歌唱對岸美麗的男子或女子,那歌聲便流傳成了「湘君」、「湘夫人」;他們走向山林,在幽暗隱蔽的角落感覺到「若有人兮」的孤獨憂愁,低聲嘆息的聲音和吟詠變成了山林水湄精靈的「山鬼」;他們也懼畏死亡,不知道何時將至的生命的結束,使他們在冥冥中探索著不可知的主宰生死的力量,他們因此悲歌出沉重的「大司命」與「少司命」;他們也懼畏戰爭,不可知的屠殺,不可知的肢體的分離與斷裂,他們相信每一次戰爭之後,空中便瀰漫著無家可歸的飄零的魂魄,他們要引領那些魂魄回家,因此唱出了「國殤」。最後甚至以「禮魂」來召喚遍散在天地空中的諸神,山林荒原的鬼魅,以及人間無主的魂魄。


  這是我第一次看雲門舞集的演出,我其實不是那麼有藝術素養的人,但是因為哈斯本說的『每年至少都應該看一次這樣的藝文演出』,所以我要當一個努力培養氣質的人妻,這次看的是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出,演出的劇名是--九歌。在開始之前就被台前的蓮花池造景吸引,是真的有潺潺流水在流動,流水的光影還映在台前的牆壁上,回家查了資料才知道那是用林玉山畫作「蓮池」的局部設計,上文化與創意課程時有聽老師介紹過林玉山,是台灣傳統東洋畫師。引用他畫作的局部設計,再表演開始前就給人一種意境之美。

  前三段演出,是有相關聯性的,第一段是迎神,是鄒族迎神曲,一開始是一個穿大紅舞衣的女巫顫抖的狂舞,身旁有白衣人排成一個圓圈,分別拿著一根細藤,用細藤製造出了顫抖的感覺與嗡嗡聲,後來看了演出介紹才知道白衣人是代表了旅人。因為林懷民老師去峇里島旅行,受到那邊的樂聲以及異國風情的發想而創造出了九歌,因此在九歌中都會有旅人作為穿插。在演出的一開始也是有一個拿著皮箱的旅人走過,透過半透明的白紗景,旅人感覺就像走在時間裡,走過每個人的生活中。第二段的演出是東君,是神祇的降臨,是西藏鍾樂,東君帶著金色的大面具,與女巫有肢體互動的舞蹈。第三段是司命,是西藏喇嘛梵唱的音樂。

  前面演出35分鐘中場休息,休息20分鐘,在演出下半場65分鐘。趁休息時間趕緊去了洗手間,之後到一樓大廳逛逛,買了一本演出目錄的介紹,當中有詳細介紹每一段舞蹈的故事,以及舞者的介紹。

  休息結束,第四段是湘夫人,是卑南族婦女節慶日吟唱古調與爪哇甘美朗樂,看到卑南族直接聯想到原住民音樂,但是實際聽到的音樂卻是有峇里島風情的感覺,湘夫人是愛情的代表,是一個等愛的女人,出場的時候是兩個人幫她抬著兩根竹子當轎,演出湘夫人的舞者就站在兩根竹竿上很飄逸的出場,湘夫人的服裝上白紗頭巾是一個很有特色的裝扮,非常的長,延伸再整個舞台上,就像湘夫人的哀愁一樣蔓延。

  第五段是一個高潮的演出--雲中君,日本雅樂『平調。越天樂』,雲中君腳踏在兩個高大的舞者身上,整段表演都沒有落地,搭配不斷噴出的煙霧乾冰,雲中君彷彿真的是在雲端飄移著,有一種意氣風發的美,搭配一個穿著直排輪鞋舉旗的舞者,旗子從中飄揚,給人一種在雲端的速度感,整段表演結束大家給予很熱烈的掌聲。

  第六段是山鬼,是印度笛聲的音樂,山鬼有一張很蒼白的臉,給人一種很絕望的感覺,山鬼的舞蹈就像蛇在吐信一樣的游移著,加上山鬼上所彩繪的綠色圖案,就讓我想到在山上會把人抓走的鬼怪『魅』,去查了這個字,還真的跟山鬼有關--文選˙鮑照˙蕪城賦:「木魅山鬼,野鼠城狐,風嗥雨嘯,昏見晨趨。」

  第七段是國殤,有朱宗慶打擊樂團及口白的演出,一開始是一個劍客出場,持劍舞得非常有力道,第二個場景是十幾個頭戴竹簍雙手被綁的人緩慢的走出場,一邊走口白就一邊念著名字,有閩南人,有原住民,有外省人,有古人,然後演出被槍決,看到這邊讓我想到228事件,當中有一個名字是228事件中一個犧牲的畫家陳澄波。第三個場景是一個熱血青年在阻擋面前要衝出來的車,最後一樣死亡。女巫在他倒下前衝出來接住他,並以蓮池的水洗淨青年的身軀,女巫在整場表演中,佔了很精神的一個地位,在各段表演出來穿插。

  最後一段是禮魂,是鄒族送神曲,呼應了第一段的迎神曲,場景整個暗下來,眾舞者分別端出蠟燭哀悼逝去了的靈魂,紗幕升起,燭光排成像小路蜿蜒一樣的燈海,象徵民間放水燈的習俗。書法家董陽孜寫的『禮魂』紗幕落下,九歌在這邊落幕。所有的舞者出來排成一列謝幕,我們鼓掌了很久,在表演藝術中謝幕是彎下身來手伸直垂地,之前看優人神鼓的表演也是這樣謝幕,我看到這邊突然想到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就是表演藝術家的身段都很柔軟,因為不柔軟沒辦法做到謝幕的這個動作^^"。最後林懷民也現身台前與舞者一同接受掌聲。

  這真的是滿精采的一場表演,也是我第一次看舞蹈類型的表演藝術,原來肢體動作的力與美就是這樣。

  下午2:45開始的表演,看完出來已經五點多了,一到廣場我就聞到香噴噴的味道,一定是魷魚,就開始尋找香味來源,有澎湖觀光展覽,繞了一圈總算找到烤魷魚的攤位,吃到了很美味的魷魚,今天真是很棒的一天,心靈跟肚子都很滿足。

  

    全站熱搜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