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手真的是小傷不斷,不過應該歸咎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很少做家事,正式上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花店,冬天在冷,要插花整理花,手常常都會泡在冷水裡前,於是開始了第一隻手指頭的富貴手。離開花店之後就不常碰水,所以富貴手只有冬天才發作,也不以為意沒有看醫生。在結婚生小孩後,三天兩頭要幫小孩洗屁股,又開始很常碰水,接著第二隻手指頭也感染了富貴手。最近在處裡公司的精油,我的皮膚真的很敏感,觸碰這些純精油,加上緊到讓人很難打開的精油瓶折磨,第三隻手指頭也宣告淪陷於富貴手的威脅。

  前幾天最冷的時候剛好在處裡這些精油,原裝瓶很緊是因為怕精油變質,分裝瓶也難搞就真是氣死人,10ml的精油瓶再我一氣之下就被我捏破了,然後手指頭割傷。接著最新淪陷的第三隻手指頭,莫名其妙冷到自己裂開,接著就越裂越大、越裂越深。某天早上在林口,室內溫度大約是14度左右,我起床洗臉之後,手上那個自己裂開的傷口一直冒血出來,一整個誇張。

  我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喜歡摳手指頭或傷口,無聊的時候摳,緊張的時候更是摳,昨天開了一整天的會,兩隻手的大拇指差不多要被我摳爛了,已經是摳到流血,血擦乾在繼續摳。好不容易開完會出來,看到無名指上有一小段皮掀起來,直覺反應就是把那個皮弄掉,一般人都用剪刀剪掉,可是我通常都懶得拿剪刀,都直接用手指就把皮拉起來,拉起來的時候也不太痛,一下就起來了。沒想到過一下發現被我拉起來的那條變成一個傷口,一直在流血。順手把血點在桌上的紙巾上,點著點著血還是一直流。

  想到星期天上課,看國畫家畫樹畫山,阿嶔還問我說看他們那樣畫,你會不會想要畫。其實我國中真的很愛畫畫,毛筆畫水彩畫、素描我都喜歡,也不覺得畫畫有很難,看到紙巾上這些血的點點,剛好可以弄出一棵樹的型態呢。所以就弄了一個小小的樹,材料:CITY CAFE紙巾、血。我自己覺得滿像一棵樹的,可是小包說不像,雖然樹畫完了我還沒止血,可是趕著下班,就不管他了。

    全站熱搜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