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公司第四季的福委會活動,這次是去聚餐與泡湯活動,地點在北投的皇池溫泉御膳館,去年的第四季活動也是吃這家,因為我跟小包當了兩年的福委,在活動老是告吹的情況下,只好選擇跟去年一樣的餐廳。

  訂了六點半的包廂,兩桌用餐還可以唱歌,中午我主管就一直鼓吹小包去跟老闆說要提早下班。結果小包這個俗辣一直不敢去講,兩點多老闆打算出門去了,我主管叫我快追,千萬要跟老闆說要讓我們提早下班,於是我這個小白目只好追出去,提醒老闆晚上有泡湯活動,還有能不能讓我們早一點下班出發,老闆有點敷衍的說好,我又很白目的問說那幾點= =我應該是一整個黑掉了吧,老闆又說他一下子就回公司拉,還是沒有給我明確的答案。過了一下,小包開完會出來,說要跟老闆說提早去泡湯的事情怎麼辦,真的不是我嘴巴賤愛給人家取綽號,實在是喔~我就對著小包說:你是俗辣包拉,老闆都跑掉了,又是我白目追出去講的。接著下午四點多,差不多該準備出發了吧,可是又沒人敢講了,小包繼續被我叫俗辣包,他還很甘願當俗辣= =快五點的時候我被老闆call進他房間問事情,所以我又發揮了我白目的天份,問說幾點可以出發,老闆才說現在就出門吧。小包到跨年之前應該都會一直被我叫俗辣包,我叫小白真是不是白的虛名阿。

  照慣例帶我的哈斯本一起去,小白是我在現實生活中的藝名,我的哈斯本就變成了白先生,很多同事都很好奇小白的由來,還有人以為我哈斯本真的姓白,所以要澄清一下。小白的白,不是蠟筆小新的小白,也不是因為我很白目,雖然我還真的滿白目的,也不是皮膚白,等哪天我白的像衛生紙一樣白的時候這項才成立。我叫小白只是純粹我喜歡白,我第一次去拍寫真照的時候穿了套白色小禮服,攝影師就小白小白的叫我,所以小白是這樣來的。吃飯的時候就有同事問了,那你老公到底貴姓,我只好說姓林,我就是傳說中在菜市場大叫『林太太』,可能會有四五十個人回頭的林太太,林實在是太普通的姓,所以我哈斯本還是跟著我姓白好。

  我們分兩桌用餐,我終於不用跟老闆同一桌,果然是黑掉了= =不過我們那桌就聊天很開心,還有吃很飽,簡直像吃到飽,一直吃到我真的吃不下了才開始唱歌,我雖然很白目可是還是很*羞*的人,唱歌真的會不好意思ㄋ,不過唱兩首之後臉皮就像擦油漆一樣瞬間變厚,就開始拼命唱,畢竟我一年才唱一次歌,又是免費的,大家去年也聽過了,所以就撩落去了,一直唱到大家都走了,剩下我跟哈斯本還有小鄭跟書君,他們在另一個包廂唱他們的,我跟哈斯本唱我們的,去年也是這樣我跟哈斯本一間包廂,不過去年我是被大家排擠的,因為她們說我太年輕唱的歌她們聽不懂= =小鄭唱的那個『愫』,我才真的聽不懂勒。

  唱到有點燒聲之後,跑去泡湯,冷冷的天泡熱呼呼的溫泉真是超舒服的阿,不過我還是必須一直爬起來沖涼水才能繼續泡,不然一下就頭暈,到底血壓低哪一國的,今天白天去倉庫當油漆工,我差不多頭暈了超過十次。泡湯後,順便在那邊洗好澡在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就睡著了,到家門口才醒來,泡湯真是放鬆舒服阿。


    全站熱搜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