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號的白天是要上班的跨年夜,下班前大家都已經心情愉快的準備要回家,開心的跟大家說明年見,剛好跟老闆撘同一部電梯下樓,老闆問我要去跨年喔,他說他上一次跨年是2000年的時候,他那次去就覺得應該全場他跟老闆娘最老了,之後就沒體力再去跨年,想想老闆也滿厲害的,他跟我媽一樣老,我媽卻從來都不會想要去跨年。不過,我們真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本來是想說公婆可以幫忙顧包仔柔,結果他們31號說要去武陵農場一日遊,只好想說那帶著包仔柔去跨年,我媽咪又說小孩這麼小又碰上寒流來會感冒,說她要幫我顧。結果下班前公婆打電話來說武陵農場那邊大霧,所以她們提早從宜蘭回來台北了,所以包仔柔又變成原定計畫的給我公婆顧,可是這下變成我們下班要先衝內湖娘家打包行李跟包仔,匆匆開車到三重丟包,在匆匆去紅蟹將軍光復店跟康寧幫會合。

  開車回三重的高速公路,真的是一整個塞爆了,三重也沒啥跨年活動,不知道大家拼命往那邊塞是塞哪一國的,塞到三重已經七點多了,回家看到小姑一整個樸素樣,她才說太冷了他不想去跨年,突然有種她年紀大了的感覺,婆婆則說我最年輕,所以只有我還有力氣去跨年,還穿著短裙跟靴子。跟哈斯本騎上機車朝紅蟹將軍衝去,跟阿雅她們約七點半,肯定是來不及了,沿路上車子還滿多的,好險我們騎機車可以鑽來鑽去,到那邊八點多。今年康寧幫的跨年聚餐,兩個秀萍都缺席了,一個在忙於工作,一個還在米國,這次的成員有阿雅、介廷、美女單、我、哈斯本、ㄤ,新加入的成員是ㄤ的男友小三。七個人分了兩桌,我們跟ㄤ她們同一桌,到餐廳的時候ㄤ她們已經吃飽了,阿雅她們那桌因為之前火點不著,所以才剛開始吃沒多久。有一個長得很像小柄的服務人員,真的超像的,聽說阿雅她們那桌點不著火的時候,小柄有來看是怎麼回事,結果瓦斯打不開,後來來了個女服務人員卻打開了,阿雅就偷笑說小柄快把假髮拿掉吧,聽說小柄有聽到ㄋ。聽完這段,我就覺得我後來到了點的東西會不會小柄有先在上面吐口水在端來。吃了沒多就就聽小三在嫌東西不新鮮,其實新不新鮮我吃不太出來,只是這些東西不值$699的感覺,7個人送一隻全隻帝王蟹,如果要再點帝王蟹都要加錢,印象去年有吃過內湖的紅蟹將軍,蟹腳是給你吃到飽的,現在都沒有了,其他的火鍋料看起來也不怎麼樣,感覺只有399的價值。不過再吃到一半的時候,我就端著碗悄悄坐到阿雅那桌去。說實在,不是要說ㄤ見色忘友,只是帶了男友來應該是要讓他融入我們,而不是兩個人自顧自的聊天,我以我跟哈斯本都擠去阿雅那桌,阿雅發現才叫ㄤ她們靠過來聊天。



  吃得差不多還有抽帝王蟹的活動,結果被一個『王老五』抽中了,服務人員在喊名說哪位是『王老五』先生的時候都在笑。接著阿雅表演了一口吞冰淇淋,吞了兩次,因為第一次我們來不及用像機攝影,第二次美女單去幫阿雅挖了一球跟碗一樣大的冰,阿雅吞進去實在太冰了又吐出來,一整個好可怕阿。之後我們開始吐舌頭耍白痴的拍照。中途ㄤ以要回家大便為由跟小三先走,說要直接去101附近跟我們會合。



  十點多,我們開始往101附近前進,路上已經超多人了,走到國父紀念館捷運站附近,已經封路讓大家卡位看煙火,我們也在路上找個好位子要來看,剛好在國聯飯店那邊,這應該是國聯生意最好的一天,靠近101這面的房間都客滿,二樓餐廳打烊後也擠滿了看煙火的人,有一間房間沒開燈,可是有穿著白浴袍的男女抱在一起倚在窗邊,看起來就像去新春第一發的。再等待倒數的時候,附近還看到一群很特別的人,是超有備而來的,有人扮成蜘蛛人、有超人,超引人注目的,還有一個穿長大衣的女生,大衣脫掉才知道她是扮成兔女郎,細間帶兔女郎裝~看起來有夠冷的,照相完就迅速穿回大衣。另外還看到了讓人很想叫警察的社會事件,旁邊有一塊空地聽說是松山菸廠的,一開始有一個看起來很像T的女生,在破壞門而發出很大聲響,用踹的用拆的,大家都在側目,過了很久門還真的被她拆掉了,她呼朋引伴的一群人衝進去,很多人也跟著進去了,阿雅也想跟著進去。這樣看起來,感覺就是一堆暴民,如果我是地主應該很像報警告她們,阿雅跟著塞在門口看,說裡面視野真的很開闊,視野很棒呢。我捫旁邊剛好有一棵樹,我們回答她爬上去視野會更開闊,最後阿雅還是乖乖跟我們待在一旁看。越接近倒數,開始在遠處有人放些小煙火出來,有一個飛超高,剛好在我們頭上,好可怕喔,好怕在我們頭上爆開,結果沒有爆就這樣飛走了,這是什麼鬼煙火,不過我倒是嚇得很挫,還躲到阿雅後面去,哈斯本也跟著躲到阿雅後面去,被阿雅笑我們兩個重看不中用的膽小鬼。





  等著等著,101的燈突然暗了,要開始倒數了,路上的人都一起大喊五四三二一,接著101就噴出煙火了,大家突然都安靜下來,接著就是此起彼落的哇~一直到煙火放完了,大家都忽略了說新年快樂,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在國聯看煙火的人突然對著下面路上的人大喊新年快樂,我們也揮手回應,看完了最後京華城的煙火,開始有人像跑奧運聖火一樣,拿著煙火棒在路上跑,後面還一堆人再跟,真有FU呢。大家開始散場了,我們再中途就過馬路要去牽車,可是阿雅她們沒注意到,之後才打電話說新年快樂跟道再見。再附近的小巷子牽車的時候還看到那個跑聖火的還在跑,真是HIGH呢,回家的路上,整個像是晚上七點的感覺,滿滿都是人跟車,一開始還說覺得精神很好,騎著快到三重要上橋之前我還清醒的看一下時間,一點整,接著我就有點打瞌睡。突然車禍的煞車聲讓我驚醒,我們也突然煞住,騎在我們前面的兩台機車撞在一起,我們也差點要一起撞上去,真的是瞬間嚇出一身汗,好險我們後面的人沒有再追撞上來,摔車的人看起來很痛苦,沒有看到流很多血,只是墩在地上站不起來。有人幫忙把車子扶起來之後,我們接著繼續往家裡前進,精神整個振作起來不敢再打瞌睡。

  回到家裡洗好澡一點半了,接到阿雅的電話,她還在101附近,叫不到車,也等不到公車。2008的新年,我們平安到家,跟哈斯本互道晚安與新年快樂之後沉沉的睡著。
 

 

 

 

 

 

 

 

    全站熱搜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