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上一次燙頭髮,是二月開學前的事情,才過了三個月,我的捲毛病又作祟了。上次那家髮廊應該不會再考慮了,雖然剛燙完看起來頭髮還滿柔順,不會有硬直感,不過『,一‧點‧都‧不‧持‧久』,如果燙髮有保固期的話,我肯定會抓狂的去找設計師。我的一頭長髮,雖然長出來的地方都變成捲毛兒,不過頭髮下擺,至少不會大毛燥跟捲毛。用過那家的藥水之後,頭髮一整個變成毛燥髮,這是矯正哪一國的阿,虧燙髮名稱叫縮毛矯正燙。

  今天起床看到我一頭又毛又捲的頭髮,我吵著我要去洗頭,其實心理盤算要看看有沒有母親節優惠可以再燙一次,我本來以為哈斯本會帶我去就自己在回家,結果他也留下來洗頭,這下就不能說謊說我只有護髮頭髮就變直了,如意算盤一整個撥錯。

  到了平常常去的髮廊,找了習慣的設計師,母親節燙髮特惠75折,燙、護加起來還是要四千多元,不太便宜說,安慰自己說這當做給自己的母親節禮物吧,何況我不希望頂著捲毛頭畢業還有捲毛去郵輪之旅。

  我跟設計師說:『我要直,很直的直。』,設計師拼命在笑,還交代她的助理,要小心夾,我要非常直喔。還有因為之前那家的藥水讓我頭髮受損太嚴重,這次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護髮,蒸了很多次。母親節優惠果然髮廊生意很不錯,哈斯本洗完頭就被請到旁邊,助理搬了張椅子給他坐在我旁邊等,不過『非常直』這種浩大的工程,不是三兩下就可以完工的,所以哈斯本把手上的雜誌通通看完也接近中午了,他說他要先回家去,那時候我還沒上到燙髮的藥劑呢,而我已經坐在那邊一兩個小時了吧。

  好不容易可以上藥劑,還要用離子夾先夾直,小助理要服務我真辛苦,她超級矮的,我光坐著她都覺得我很高,所以請我往前坐背往後靠坐低一點,洗頭的時候才發現如果我站著平視應該是看不見她,我根本是要低頭看她阿,可愛的小助理辛苦了~她很小心的幫我夾頭髮,她說我層次打很高,很難夾,我跟他解釋這是我那大膽設計師老媽剪的,外面的設計師應該沒有那個膽子幫客人打這種層次,所以夾頭髮也花了很多時間。比較慘的,我今天居然忘記戴隱形眼鏡出門,戴著眼鏡就去了,到髮廊坐下一看到鏡子就發現,我怎麻忘記換隱形眼鏡><所以當要處理耳朵附近的頭髮,就必須把眼鏡拿掉,我第一次發現近視嚴重到我簡直無法對焦,就算我雜誌已經貼到臉前面了,我還是沒辦法清楚看到上面的字,可能兩眼視差太嚴重,感覺兩眼看到的東西在重疊,後來瞇一眼,用單眼看才勉強能看清楚一點,所以後來就把雜誌放下了。這下子看不見東西,只能發呆,我一沒東西可以專注就開始打瞌睡,頭就一點一點的,小助理一開始還以為燙到我,後來尷尬的說我在打瞌睡拉。



  五個小時過去,哈斯本吃飽又跑回髮廊繼續等了很久,終於『非常直工程』完工,設計師交代千萬不要綁頭髮,我不敢給她知道我其實是去別家把頭髮燙壞,所以說可能是頭髮不直就綁起來結果變捲了。這次燙完,上次染髮的一整個都顯色了,雖然顏色有退掉一點感覺不紅,不過怡君說這個顏色還滿好看的,希望這次頭髮可以持久嚕~

    全站熱搜

    小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